峨眉山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民进党无耻让台湾蒙羞

发布时间:2019-11-10 21:49:48 编辑:笔名

  民进党无耻,让台湾蒙羞

  陈瑞仁检察官起诉扁嫂吴淑珍,并将陈水扁列为贪污共犯,俟解职后起诉,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。然而,台湾是否因此激浊扬清,实未能乐观。当权者、执政党集体性的反扑,正铺天盖地而来。

  陈水扁第二度“向人民报告”,情况比第一次恶劣。其中,再没有“尊重司法”的基调,而充满对检察官的攻讦,使用强烈的政治语言,却丝毫不能面对证据说话。

  陈水扁伤害司法

  以元首的身份批弹代表“国家”行使公权力的检察官,对司法的伤害无以伦比。“总统”都领头这样做,小民还敢相信司法吗?作为宝岛领袖,未以体制、社会利益为重,极不适当。

  陈瑞仁做了检察官起诉“总统”的第一人,陈水扁也做了“总统”批评检察官的第一人,同属台大法律系的“双陈”,在法治史上将留下甚么评价,已当下可知。

  检察官当然绝非不能列论。只是,“总统”的姿态和语言须有讲究之外,最重要的,是就事证论事证。比如,已被陈瑞仁识破的“机密外交”,陈水扁所陈述的“甲君”,依案列发票开具时间、出入境记录,“甲君”均不在台,乃绝不可能在“北一女门口”收钱;陈水扁不就此说明辩正,却以“甲君”有生命之危、“机密外交”外泄之语唬弄搪塞,更未面对“甲君”已传真否认担任“机密外交”,和“总统府”办公室主任等翻供,具结承认作伪证及“甲君”任职乃子虚乌有的事实。

  狡辩“小钱”何须贪渎

  检察官列举扁嫂购钻戒、华服,去量指围、修改衣服的事实,证明公务机要费用公帑私用,对此,陈水扁未能辩解;陈瑞仁列举扁家人报销的应酬费用说不出宴请外宾对象,扁却推说不能证明流入“第一家庭”口袋;扁说1400多万元“小钱”何须贪渎,却回避贪墨公款不在金钱多少,而在犯罪事实的法律规定,否则“小贪”均不属贪了。

  此外,检察官只是以案列的发票侦查,对不需要发票的公务机要费用,并未触及。扁以“机密外交”相诘,却无睹陈瑞仁侦查全程不公开、涉“外交”部份封存的事实。

  陈水扁说不便向执行查罪的检察官交代清楚,殊不知检察官、“立法院”正是代表行使司法、政治权力的代表,“机密外交”理当有保密的义务,却绝没有回避人民和公权力检查的正当性,否则“机密外交”便成为不见光明的贪墨黑洞。即使在李登辉时代,“机密外交”支应费用也是有据有凭。

  陈水扁用讼棍姿态死缠烂打,是避开陈瑞仁列证的锋锐,用拖延战术另辟战场。基于2004年大选官司胜诉、台开案吃案、SOGO案过关的“美好经验”,扁对奇峰突起、死硬的陈瑞仁避道绕行,而将全案转移到评价不高的司法体系里,再去慢慢“乔”。以在任总统的优势,只消打赢了吴淑珍案,任满自也就治不了“总统”贪渎罪,其主动操之在我,远强过下台央求吕秀莲特赦、等同认罪并且坐丧政治前途。

  政党竟无反制能力

  但是,民进党居然赞同陈水扁的手法,随其指挥棒起舞,而不能及时切割自救,要付出北高市长选举重挫的代价,其愚妄令人惊诧不已。吕秀莲居然推崇扁“光明磊落”,乃不知所云;阁揆苏贞昌主张“三审定谳”,已完全忘记自己早先“扁涉案就下台”的宣示;党主席游锡堃说“尊重司法,但司法不一定正确”,使其昏瞶语言再添篇章;至于绿委、县市长,赞扁勇敢有之,为其抱屈有之,甚至“贪小便宜不算贪污”的话都出了笼。

  一个领导人滥权妄行,其政党居然全无节制和反省力量,并且长期配合、不断释出荒谬至极的护航言论,其没有起码道德感和政治,连最低司法标准亦罔顾,若非执政权在握,真不知存活的基础何在?

  甚至在党内也有两套惩贪标准,小角色只消涉案便停职除籍,大“总统”遭起诉则轻贷放过。这样的政党,辱没了其“民主进步”之名,不啻给台湾仅存、最宝贵的成就──民主拦腰一截,让人痛心疾首。

  海内外还能深信台湾的民主法治吗?当百万人民抗议不应、反对党罢免无功、舆论激评无效、司法起诉不理,执政党却踵随贪渎的领导人集体厚颜无耻、奇谈怪论;而大陆剑及履及、拉贪墨要员下马,相形之下,确实使人对台湾信心挫抑。民进党无耻,让台湾蒙羞。有待台湾人民用选举重惩,才能吐郁气、快人心。来源:马来西亚《星洲》

民生教育
亚冠
看房选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