峨眉山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神级情绪系统 第380章 贬低你还用无形之中吗?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35:02 编辑:笔名

神级情绪系统 第380章 贬低你还用无形之中吗?

原先还没人太过注意保宝,因为别人都成群结队的,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。

而且保宝还故意选了个最靠边角的地方,显然他会被人无意识的无视掉。

直到看见张诺诺跑去保宝身边陪他聊天了,不少人才总算认真地注意了一下他。

然后便有一些低语声传出了。

“原来他是保老板啊!刚才没太注意。”

“看起来和诺诺关系不错的样子,不会是她男朋友吧?”

“以他的条件……能娶诺诺吗?我并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觉得这确实是个现实条件……”

“你应该考虑的是,他敢娶诺诺吗?最近你又不是没听说,和诺诺相亲的几个家伙全部“残废”了。”

“也是,现在一提到和诺诺相亲都害怕了……我估计诺诺如果真看上他了,张叔叔铁定就同意了啊!”

“……”

在张诺诺过来没两分钟,随后便有一些人上前和保宝搭话聊天了。

这些人基本都是去过彼岸花酒吧的,因此他们的搭话也不会太突兀,至少是可以先从保宝调的酒聊起。

把来人一个个都应付打发之后,保宝有些无奈地望了一眼张诺诺:“你还是走开吧!你一来我都要变成全场的焦点了。”

“全场的焦点?那显然不可能是你的。”张诺诺撇了撇嘴,朝她左侧的方向努了努嘴。

保宝定睛一看,原来是郁绮鸢旁边如众星捧月般围了不少人

,念念叨叨着:“不过我觉得,这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能配得上绮鸢姐姐。”

“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,你无形之中把我也贬低了。”

“贬低你,还用无形之中吗?我明明每次都很光明正大的好不好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烤好了没有呀!我等着吃呢!”张诺诺咽了口唾沫,一直闻着肉汁的浓香,越发觉得有些饿了。

“为什么一定要吃我烤的?你去找厨师要啊!”

“我就是想尝尝你的手艺能差到什么地步嘛!”

保宝皱着眉头,有些不乐意了:“你到底还想不想吃了?”

“我觉得你的手艺一定很棒。”张诺诺马上改口。

亮晶晶的眸子直勾勾盯着保宝,看到他没说什么了,张诺诺急忙伸手去拿一串鱼片。

“等一下。”保宝把她的手打了回去:“这串不能给你吃,放辣了。”

“我就喜欢吃辣的!”

保宝瞪了她一眼,然后目光一低,视线落在了她两腿之间。

张诺诺脸色不由一僵,夹了夹双腿,微哼了一声:“我不吃辣的了还不行嘛!”

“我的天……”十秒钟后,张诺诺用纸巾抹着嘴角,神情很是惊讶:“为什么你烤得会这么好吃?”

保宝笑了笑,没有搭理她。

当然是因为我在肉串上添加情绪能量了啊!这和情绪美酒是一个道理。

不远处端着香槟的何二明轻轻敲了下旁边张晨风的肩膀,而后朝保宝和张诺诺的方向努了努嘴:“我说晨风,你妹妹是不是看上保老哥了?”

张晨风笑着耸了耸肩:“我哪儿知道。不过她倒是经常和我告状,说保先生天天欺负她。”

“天天欺负她?那她还在他面前这么乖巧淑女?”何二明瞄了一眼正在吃鱼片的张诺诺,笑道:“至少我觉得……这已经是她最乖的状态了。”

“我本来也没信她说保先生不好啊!”张晨风笑道。

“不过如果老哥真成了你妹夫,你有没有意见?”

“我不会干涉诺诺的婚姻,更别说我对保先生的印象还不错了。”张晨风一边说着,朝保宝走了过去。

“不过这可能要让你失望了,老哥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之前子娴倒贴他都不要,更别说你妹妹了。”

“……你这个话,小心别让诺诺听到了。”

“本来就是啊!子娴的身材可比诺诺这平板好多了,人老哥根本就不动心。”

“我跟你说,胸小这个问题是诺诺的禁区,谁敢当着她的面这样说,保证你完蛋了。”

张晨风话音刚落,走到近前的二人忽然就听到了保宝的声音:“不和你争了,你胸小你说的算行吧!”

“反正比你的大!”张诺诺嚼着鱼片哼了一声。

何二明望了张晨风一眼,愣了一下,而后悄悄压低了声音:“说好的“谁敢说她胸小”就完蛋了呢!为什么我觉得诺诺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?”

张晨风:“……”

……

保宝端着烤好的食物,和何二明张诺诺找了一张空着的桌子。

烧烤完了,吃东西的时候还是会和几个朋友坐在一起,喝喝小酒吹吹牛逼的。

保宝发现郁绮鸢在他身后那张桌子上,还有陆离。

很显然,她那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,不过就算还有位置,保宝也不会过去的。

丁云回头看了眼保宝,而后趴在郁绮鸢耳边小声道:“你的情郎在你身后呢!你想不想过去?”

郁绮鸢几乎没有犹豫便点了点头,反正丁云已经知道了她对保宝的意思,她也没必要遮遮掩掩。

而且这边的气氛她确实很不喜欢,尤其是知道陆离和陆琴这对兄妹是表里不一的假面虎,她就越看越觉得恶心。

“不好意思了,大家慢用,我们先失陪一下。”丁云笑着客气一声,便拉着郁绮鸢的手离开了。

保宝正在和何二明扯东扯西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丁云笑呵呵地声音:“保先生,不介意我来这里坐坐吧!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保宝抬头笑了笑。

只是看到郁绮鸢的表情,保宝微有些疑惑,怎么感觉她好像有点羞涩呢?

郁绮鸢确实有点害羞,因为丁云知道了她这个秘密,总觉得她好像无时无刻都在“笑话”她……

“嗨!你就是保老板吧?”突然又一个女孩跳到了保宝身边。

“是我。”虽然情况有点突然,不过保宝已经习惯了这些。

“哈……子娴说你调的酒很好喝,可以给我调一杯吗?”

“子娴?”保宝愣了一下,忽然察觉到了郁绮鸢若有若无的目光。

……

河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昭通治疗龟头炎方法
河源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河北治疗癫痫病方法
昭通治疗龟头炎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