峨眉山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期盼_0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6:21:32 编辑:笔名

退休一年多了,养成个习惯,就是每天早上天刚亮,就去小区门口儿的街心花园练太极拳。
我的邻居李大姐和老王,是我练太极的伙伴儿,他们退休在家已多年。
今天早上,我和老王跟着大家伙儿,在树荫下已经开始练太极了,可天天出满勤的李大姐还没到,这不由得让我们俩的眼睛不时地四处啥么着。
我们仨那是相当的熟识,可以说是老来交下的好朋友。我们同住一栋楼,我住三单元,李大姐住二单元,老王住一单元。平时我们总在楼下的花园里相聚,或坐在凉亭下的椅子上唠嗑,或在练身器材的活动中闲聊。
李大姐年近七十,是我们仨当中年龄最大的,我和老王都叫她大姐。去年春上,李大姐的老伴过世了,现在她的膝下只有一个闺女。闺女已出嫁多年,虽与娘家同住城里,但由于平时家里家外一铺落子事儿,闺女很少回来看望李大姐。
这会儿,晨练结束了,老王忙着朝我走来。
“早上我看见李大姐拽着手拉车去早市了。”老王贴近我的耳朵,小声嘀咕道。
“哦!我说她怎么没来!”我回应着老王。
老王比我大五岁,退休前是政府的一位副局长。老王的儿子现定居在美国,在一个什么公司搞技术。听老王讲,儿子好像挣得挺多,经常往家里寄钱。
“老穆,你说平时李大姐那么爱练太极,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她耽搁了太极?去早市买菜?”老王说着,我们一起走过街道,走进小区。
“可能是有客人吧!”我揣摩着。
“有可能,有可能!”老王附和着。
回到家里,老伴儿已把早饭摆上了餐桌。
“洗洗手,吃饭吧!”老伴儿说着,解下系在腰上的围裙。
这么多年了,家里的饭菜几乎顿顿都是老伴儿掌勺,我呢,到时候尽管吃,真是享不尽的福!
儿子结婚了单过。有时儿子一家三口回来热闹一阵儿,孩子们走后,家里马上恢复了往日的宁静,还是我们老两口安安稳稳地过着平淡的日子,没有起伏,也没有波澜。
吃过早饭,坐在书房窗前的阳光下,老伴儿端来一壶茶;我翻开当日的报纸,看看有什么新闻,有什么家长里短的新鲜事儿。忽然,手机响了——
“喂!是老王啊!”
“我说老穆,你吃完饭了吧?”
“刚吃完。”
“你赶紧下来一趟,我在楼下呢!”老王在电话里催促着。
我赶忙穿好衣服,跟老伴儿打个招呼,就急急忙忙地下了楼。
这时,老王正站在楼前的花坛边上,我赶紧走过去。
“老穆,你看!”老王抬起胳膊,指向二单元的楼上给我看。
我转身抬头望去,哦!那是李大姐家的楼台。就见李大姐一会儿进去,一会儿出来,一直在忙活着。看样子是在择菜、洗菜、切菜……准备着“盛宴”。
“我说老穆,如果你没什么事儿,我们上去帮李大姐忙乎忙乎?”老王征求我的意见。
“行啊!没问题!”我满口应承着。
“走!”老王说着走在前头,我跟在后面进了二单元的门。
李大姐家住二楼,绕上楼梯,老王和我敲开了李大姐家的门。
见我们来帮厨,李大姐的脸上乐开了花:“太好啦!省得我一个人忙前忙后。”
“这么多年的老邻居、老朋友,难得啊!”李大姐感慨着。
按着李大姐的分工,我和老王立即进入了帮厨角色。
李大姐告诉我们,昨晚她闺女打来电话,说今天回来看望李大姐,在家陪妈妈吃顿中午饭。听说闺女要回来,这把李大姐乐的,想着闺女回来做什么好吃的。李大姐屈指算算,闺女有一个多月没回来了。她不怪闺女,她知道闺女忙,女婿又经常出差,外孙子读高中要有人照顾,外孙子挺辛苦的,还要补习功课,数学、英语……
“李大姐,闺女回来,娘俩好好亲热亲热!”老王笑呵呵地逗着李大姐。
“那还用你说?”李大姐冲老王撇撇嘴。
“老王,认真干你的活儿吧!否则大姐要批评你呦!”我在一旁插一嘴,逗得李大姐和老王都笑了。
李大姐可真没少买好吃的。有大虾、鲈鱼、扇贝,还有排骨、酱牛肉,还有金针蘑菇、蒜苗、西兰花等青菜。当长辈的对儿女,真是实打实的啊!
李大姐退休前在国营饭店做后厨,煎炒烹炸还是不在话下。这会儿,她掂量了八个菜,外加一个靓汤。随着李大姐的开厨,满屋子飘逸着浓浓的味香。
“李大姐,你的手艺可真不赖!馋得我俩直流口水!”看着李大姐上灶,我不停地赞赏着。
“一会儿我把酒给你俩满上,让你俩好好品尝品尝你大姐的厨艺!”
“好嘞!”我和老王高兴地回应着。
“现在我是老喽!要不是我闺女回来,我真是没这个力气了!”李大姐说着,把一条收拾好的鲈鱼放到蒸锅里,她要做清蒸鲈鱼。
李大姐的活计就是麻利,还不到上午十一点,各种饭菜就准备就绪了。她让我和老王去客厅里歇歇,一会儿闺女回来了一起喝酒吃饭,她在厨房收拾着垃圾。
这时,李大姐放在客厅桌子上的手机响了。老王忙拿起手机奔向厨房……
“啊?啊?”是李大姐接电话的声音。
“怎么?你——不——回——来——啦?”李大姐的说话声有些颤抖。
我忙从沙发上站起来,还没走到厨房门口,就见李大姐放下电话,从厨房里走出来,泪水挂满了脸颊。
“我闺女不回来了,她又有事儿!”李大姐坐在凳子上,像小孩子似地,呜呜哭了起来。
“大姐,你可别——”我和老王劝着李大姐。
“让大姐哭一会儿吧,这样她能好受些。”老王跟我商量着说。
我和老王归缩到客厅沙发的一隅,默默地坐着,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
过了好一会儿,李大姐不哭了。她睁开通红的眼睛,看着我俩,“来!咱们喝酒!”说着她站起身,告诉我把餐桌从墙边拉到地当央,她去厨房端菜;老王摆着餐具;我把李大姐事先准备好的一瓶酒起开,给每人满了一杯白酒。
李大姐、老王,还有我,我们围着酒菜坐下。
“我平时是不喝酒的,今天我想喝点儿!”李大姐的情绪有点儿激动。
“大姐,别伤心,孩子们忙,不要怪罪他们!”我劝着。
“来,大姐提议,为了我们的友谊,为了我们和我们的孩子生活幸福!喝一口。”随着李大姐的开场白,我们仨举起酒杯,碰了一下。
李大姐喝了一大口,把酒杯放到桌上。老王一仰脖,把酒干了。我刚要一口闷,李大姐忙拽住了我的胳膊:“不能这么喝,这么喝会醉的!”
老王一杯酒下肚,好像变了一个人:“李大姐,我理解你!做父母的,孩子啊——”老王的眼睛好像闪着泪花,“我儿子四年多没回来了,你说我能不想吗?”
“老王,你别这样,你这样大姐的心情会更不好!”我劝着老王。
一阵电话声打断了我的话,是儿子打给我的电话。
“老爸,明天礼拜天我加班,回不去了。你告诉我妈一声!”
“啊?儿子,你不回来了!那冰箱里你妈给你准备的东西……”一阵失落感瞬间涌了上来,我就觉得眼眶里一热儿。
“老穆,你……”老王冲我惊诧着。
李大姐从椅子上站起来,默默走到我的身边,拍拍我的肩膀。
我拉住李大姐的手,抬头看着她,又转过身看看老王。忽然,我从他俩的表情中,看到了我自己的脸,一张满是牵挂而又酸楚的脸。
我要赶紧回家告诉老伴儿,老伴儿还在热盼中期待着儿子回来……

共 262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篇小说写的是三位老人的故事。他们有着同样的爱好,结缘为友,互相关心;他们有着同样的牵挂,对儿女无尽地思念,却难得相聚;他们有着同样的酸涩,却因着满腔的父母之爱,对儿女理解包容!作者文笔流畅,描写生动,情感饱满,写出了老人与儿女之间的牵挂,写出了老人对与儿女相聚的欺盼,读来感人,引人深思。欣赏佳作,推荐共赏,祝创作愉快!【编辑:尚林夕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11-19 01:59:54 欣赏佳作,祝创作愉快! 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6-11-19 08:0 :18 谢谢!辛苦了!问好!小儿小便黄
小孩中暑
儿童中暑
孩子口臭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