峨眉山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血火天衣 第070章 钱?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5:16 编辑:笔名

血火天衣 第070章 钱?

“蠢货。”

轻蔑的话音自仇无衣的口中吐出。

怪物的攻击落空了,尽管它用两只手爪一同进攻,但仇无衣始终握在手中的战斧成了最好的格挡用具。

碎千山足以与怪物的利爪相互抗衡,然而这一次仇无衣却放开了手,任凭碎千山被两道袭来的疾风弹飞。

巨大的战斧旋转着飞向远处的树梢,在它们相互触及之前便化为了细线消失。

凭借着优秀视力在远方进行狙击的悠悠放下了手中的长弓,随手弹了下尚在震颤的弓弦,从隐蔽的地方脱离。

仇无衣的身体随着战斧脱手而稍稍退了半步,怪物出招时掀起的飓风吹得他稍稍浮向空中,这是一个不错的反击机会,但他什么都没做。

因为人要守信,说过的话,就要做到。

气势汹汹的怪物刚要把脖颈扭回去,它的双眼当中突然出现另外一个人影,以及随之到来的灼热铁拳。

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的范铃雨终于出手了,她抛却了心中的全部杂念,战斗,胜利,以及更多的战斗,这些东西成为了她心中的一切。

只要不断变强就能摆脱宿命的困扰,这条理念贯穿了整个家族,然而在世世代代失败的阴影之下开始动摇。

现在不同了。

范铃雨的脸上重新拾起了对战斗的渴望之情,那是一种微笑,即使肌肉撕裂,骨头折断,全身是血,也依然不会动摇的勇猛笑容。

赤色火焰仿佛感受到了这种勇往直前的意志,呼地一声从范铃雨拳头的前端燃起,随着手臂与拳挥舞的轨迹爆散,顿时笼罩了她的全身。

“神龙天归拳!”

缠绕在范铃雨周身的烈火骤然膨胀,包围了她的全身,令她如同穿上了一件光焰万丈的战衣,金色秀发在火焰的包围中显得更为耀眼

只见一个硕大的火球推向了紧咬金箭的怪物,片刻之间,就只能看见呼啸前冲的烈焰热浪,早已看不到被吞没了的怪物身体。

焚烧大地的炎流向着一个方向奔涌而去,所过之处,积雪化为水汽,尚有生命的常绿树木在几秒钟之间便被烧得漆黑,然而炎流却毫无停止的意思,只知道向前猛冲。

过了十几秒,冲击的火焰才渐渐平息,从中现出了范铃雨的身影。

“可恶!还不死吗!”

范铃雨脚下猛然一震,无数碎石随之轰上半空,此时的她,屹立在一座山壁之前。

“轰!”

厚重的天然岩壁压出了一个凹形的大坑,足有范铃雨身高的百倍大小,坑洞中央是深陷入岩石的怪物。

怪物的头颅已经被贯穿,范铃雨的拳压使得悠悠射出的金箭像钉子一样插入了它的脑部,尽管金箭的坚固程度令人感慨不已,却没有给它带来致命伤。

而范铃雨攻击的位置其实是怪物的胸腹之间,虽然这一招神龙天归拳将它的身体轰得像被锤子砸扁一般,但是它的确还活着,四肢还会来回抓动。

“烦死了!拼上这只手臂也要把你轰碎!”

范铃雨怒吼道,她向着怪物踹出一脚,后退了几步,右手按在左肩结晶化的部分,心中一横,立刻就要换手攻击。

因为左肩上结晶物质的原因,范铃雨一开始就没有用力量更强的左手进行攻击,但右拳的威力实在不足……

“可以了吗?你已经战胜了它,接下来能不能教给我?”

春风般温柔的声音从天而降,仇无衣无声无息地在范铃雨的面前落下,赞赏的笑容几乎让人以为冬天早已过去。

“哥……”

范铃雨心中的战意在这声呼唤之下平息了,目光接触到了仇无衣询问的眼神,身体不受控制地点了点头。

仇无衣背过了身,合上双眼,缓步走到不停挣扎的怪物面前,怪物的身体受创太重,一时间还无法恢复战斗能力,只能不停地抽搐。

嗤地一声,仇无衣的右手忽然插入了怪物的胸膛,面对着那张非人的丑恶面孔张开了眼睛,被愤怒扭曲的眼角变了形状,怪物疯狂的吼声很快被肌肉撕裂的声响掩盖。

“吼吼!”

怪物身体被穿透,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想要向着仇无衣的脸上喷出喉咙中的滚烫血液,然而力量不足,最终也没有喷出任何东西。

仇无衣的手臂一寸寸地撕开怪物的肌肉前进,怪物痛苦地挣扎着身体,叫声越来越小,超高温的血液终于烧穿了天衣的防御,开始侵蚀仇无衣的身体。

范铃雨捂住了嘴,仇无衣虐杀怪物的景象没有带来多大的冲击,然而肌肉被火焰烧灼的滋滋声却不绝于耳,白烟从仇无衣的手臂周围不断冒出。

肌肉被高温瞬间碳化,只烧掉了半个袖子的天衣还远远没到限界,于是不停地治疗着仇无衣的手臂。整条右臂不停地在痊愈与烧焦的痛苦当中循环,反复不止的疼痛令仇无衣差点失去意识,咬紧牙关才令眼前的景象不至于模糊。

“她流血了啊!”

仇无衣怒吼着抽出手臂,一条红黑双色闪耀不已的锁链紧紧握在他的手中,从怪物身体上开出的血洞当中拔了出来,高高地举向了空中,残血顺着仇无衣的手臂淌下,流经之处升起一道道焦糊的白烟。

“啪!”

锁链在仇无衣的手中应声而碎,在范铃雨的眼中所看到的情形就是这样的。

只有仇无衣一个人能看到,锁链通过了自己的手臂,通过了一条条血管,一条条肌肉,飞到了心中显现的星球之中。

“警告,成长不足,无法成为第四阶段……”

心中响起的提示音令仇无衣的心冷静了许多,怅然若失地盯着自己的手掌。

被烧焦的只有外层的皮肉,怪物的身体虽然灼热非常,但当手臂插入它的身体抓去衣骨的时候就已经受了致命伤,它的温度在一点点的下降,等到烧穿了天衣,高热已经下降了大半,所以才仅造成了一点外伤。

无法使用?即使吸收了真名衣骨,天衣也无法发挥出它的力量,甚至都没有成长为烈天衣的模样。

这究竟是为什么?成长不足,这说的是自己的身体,还是有其他的原因?无数谜团一同在仇无衣的心中涌起,令他坠入了失落的漩涡。

为什么会这样?渴求已久的东西最后竟然和没有一样,这里面到底缺了什么契机?仇无衣不明白,他只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都得不到。

“原来这才是它的弱点啊……咦?”

范铃雨误以为被抓出的锁链是怪物的弱点所在,正待感慨,却忽然发现肩头一阵轻松,结晶化的部分竟然随着怪物身体的燃烧而消失了。

“我……不……该……”

气若游丝的微弱声音忽然飘进了仇无衣的耳朵。

“谁!啊?”

仇无衣面色骤变,目光紧紧盯在怪物的尸身上,眉眼下方浮现出巨大的阴影。

“有什么声音吗?是悠悠姐吧。”

范铃雨摸了摸头,不知道仇无衣为什么大惊小怪。

“是我。”

悠悠从不远处的树上跳了下来,她已经恢复了原来模样,显得有些体力不济。

“是吗?我听错了。”

仇无衣神神在在地敷衍了一句,眼神却一直没动地方,双眉紧锁,呼吸也有些紊乱,幸好没有人察觉他的异样,范铃雨只是认为他过于劳累而已。

那个微弱的声音绝对是从怪物尸体上传出来的,就好像在交代遗言一般,不过尸体从燃起到变为白灰只有十几秒的时间而已,所以这个声音消失得也很快。

这说明什么?这种怪物都是人所变化的,或许证明了它的身上还残存着一丝身为人类的意志?不,说到底,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怪物都是一个谜。

仇无衣觉得它们很像一种试验品,也许属于天衣圣门,也许属于什么与之针对的组织,但无论如何,怪物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危险。

“咦?这是什么?没烧坏吗?”

范铃雨眼尖手快地从白灰中捞出一个小小的物件,吹掉上面的浮灰拎起来给仇无衣,悠悠也好奇地打量着。

“没烧坏?”

仇无衣从沉思中惊醒,暂时忘掉了失望,接过范铃雨递过来的东西。

这是一个圆形的物体,有些像怀表,大小也和怀表差不多,颇有几分重量,表面光滑,没有任何标志,看起来是实心的。再仔细看的话,能看到这个圆形物体的中央有一条曲线将其分成两半,很像阴阳标志,但不分黑白。

触摸起来,它的手感是凉凉的,却不是冰冷,大约比体温低一点点,还挺舒服的感觉。

“我把它扭开试试看,好像是从中间打开的。”

仇无衣握着这个东西的两边,像扭魔方一样两手用力,手指捏住的地方却忽然亮起了白光。

“哗啦!”

一大堆各式各样的沉重东西从天而降,它们出现得是如此突然,仇无衣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压在了下面。

“什么玩意儿?呃……”

头上还顶着一堆重物,仇无衣从掩埋当中露出了脑袋,气呼呼地哼道,顺手将头上的东西一把抹了下去,抓在手中凑到面前。

看到的东西令仇无衣的呼吸差点停止了。

手里抓着的竟然是一串大大的宝石所串成的项链,红色,蓝色,绿色,以及刻在宝石表面的黄金花纹,耀得他几乎睁不开眼。

宝石,成块的金银,不小心被摔碎了的精巧瓷器,圆滚滚的珍珠撒得到处都是,不知道镶嵌了多少珍贵财宝的武器用大金链捆成一捆,还有大量的金币,多到能在里面游泳。

就是这些东西埋住了仇无衣。

广东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南通牛皮癣医院
宁夏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广东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南通牛皮癣医院哪家好